21st Century Foundation

THE R&D CENTER FOR AGRICULTURE
AND BIOTECHNOLOGY

農業及生物科技研究
發展中心

專欄評論

WHAT’S NEW

面對中國與ECFA – 我國的農業發展策略是任人宰割?

發布日期 / 2010-06-17

公共創新研究發展中心 專案經理 李政釗

前幾日參加了一個農業的論壇,在我方會議主持人致詞的時候,農委會農糧署某副署長說:台灣與中國的農業產業結構、市場相當不同。大陸農產品銷售給台灣對台灣農業衝擊很大,而且中國可以以世界為市場,無需輸入台灣。但台灣農產進入中國,對中國影響小,又能解決台灣的農業問題。因此,建議中國對台灣在農業交流的部分可以讓利。這位副署長所談到的,兩岸產業結構跟市場規模差異,的確是一個重要的事實…但令人深思的是,這樣片面的「讓利&合作」模式會不會太過短線、太過依賴、也太過不符合國際貿易上的自由競爭原則?

更令人遐思的是,與談人之中台灣的農經學者提出了農民、農村、農業的三農問題,並指出農會所扮演的品管、資金、保險、物流等角色,而浙江的學者則闡述著中國當局要大力推動地方農業的產業化與品牌化。換句話說,台灣的學者選擇了社會主義的農業發展模式,而中國的學者卻選擇的資本主義的產業發展模式。

在這場台灣與中國的對話與交流中,我錯愕了。當中國急於擺脫共產主義的社會路線,走向規模經濟、邁向產品品牌化的同時,台灣則是在五十年前擁抱民主自由的價值下選擇了小規模的、封建的農業發展。

更令人憂心的是,我國的農業主管單位在近十年的「民主發展」過程中,漸漸的失去了農業發展的主導權與政策規畫與解決問題的專業。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各種百萬、千萬級的委外研究案不斷的招標,一次又一次的進度查核會議、報告的內審、外審和修改,長官對研究團隊既要在台面上保持尊重,又希望能影響研究團隊為自己所偏好的政策背書。如此下來,每個政策的溝通成本(transaction cost)不但高的驚人,政策的一貫性和執行的指揮鏈更是缺乏良善且有效的運作系統。

舉幾個更顯著的例子來說:過去省農林廳或早期農委會在面對農產品產量過剩的困境時,最主要的兩個手法包括:從銷售端發展加工再製品、加強對內宣傳產品的營養價值來促進消費;從生產端統籌並輔導農民排定栽植的輪序。如此,方能使農業生產維持長期穩定的發展。然而,現在的農業主管單位面對農產品過量的困境時,卻往往過於政治考量。為了鞏固選票,兩大政黨執政時期都常以短線的政府收購,或大規模發放休耕補助金來安撫農民。

由於近十年農業發展政策加碼的誘因加上農業人口老化凋零,台灣的農業發展反而加速萎靡。青年人口不再投入農業生產,導致產業發展斷層;國內糧食自給率掉到三成以下,因此被迫依賴進口;被迫進口之後為保護碩果僅存的農民生計,又不得不加碼收購、發放休耕補助並採行一定程度的外貿保護政策。農業發展問題也因此源源不絕的產生,並在每次選舉時分就變得格外敏感。

農業,是一種維繫人類生命與文明的糧食來源,也是一個國家政治經濟長程戰略上穩定發展的基礎。台灣的農業決策主管機關若再無法提升的專業思考、若無法重新活化農業邁向產業化、品牌化的道路,若再任由政客將農民與農產作為短線操弄選票的籌碼… 面對中國的大片耕地、農村規模經濟、以及發展農業品牌的企圖心…甚至未來ECFA、FTA的叩關。台灣這小規模又保守的壁壘遲早會被打破,任由農產業凋零的消極發展策略必定仍將農民推向被社會淘汰的邊緣。

想起倚天屠龍記的九陽真經所說:「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 … 真正審慎又客觀的反省下來,真正扼殺農民生計的不是來自其他國家的強勢競爭 … 真正讓台灣農業病入膏肓的,是台灣不夠專業、不夠積極、卻只會短線考量的主管機關。

瀏覽其他訊息

廣西欽州與台灣農業交流 孫明賢推合作計劃

更多內容 >

台米銷陸 孫明賢:應設單一窗口

更多內容 >

孫明賢:台優良農業品種不應對大陸設限

中評社台北8月27日電(記者 康子仁專訪)近一年來,大陸擴大對台採購農產品,台灣前“農委會主委”孫明...

更多內容 >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