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更多相簿 >
首頁 > 專欄評論 > 周韻采:我見我思-性平教育誰來把關
周韻采:我見我思-性平教育誰來把關
2017-07-01 公共中心  
 周韻采: 我見我思-性平教育誰來把關

20170701 04:10 周韻采

 

日前台北市議員王欣儀提案家長對性平教育內容應有「更多、更高」的參與權,雖然曾燦金局長不同意,但這顯示國內性平運動已有反挫聲音出現。同時,在大法官會議已解釋同性婚姻合法的法理基礎下,我們有必要考慮所有被性平教育影響的利害關係人,包括家長,並重新檢視現今性平教育推動的問題。

 

持平而言,台北市家長的確對教育的意見特別多,因為他們大部分是中產階級,也受過高等教育。但教育事務本就是地方權限,且學童的性舉措仍有法律後果,家長是法定監護人,代表家長也須為學童行為負責。曾局長想要阻卻家長對性平教育現場及內容發聲,既不符合地方自治精神,也忽略了家長亦是性平教育的利害關係人,是為鄉愿。曾局長甚至說出,「家長在監護權和教育權有所混淆,那以後學校豈不就都交給爸媽教育好了」這樣自以為是的愚昧說法。

 

《性別平等教育法》僅賦予各級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推廣及研發性平課程的功能,即性平會並非法定制定性平教材的單位;且教育部並未頒布性平課程的課綱,故目前沒有一個團體可宣稱自己為制定性平教材的官方機構。《性別平等教育法》中又規定學校設置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得聘具性別平等意識之家長代表為委員,顯示家長在現行制度下,已可有效地參與性平教育內容的審核,那家長為何還不滿呢?

 

原因在於教育部或各縣市教育局主事者,往往懼於性平團體強烈的批判力與抗爭,或對性平理念無知,而讓性平團體占據巨大聲量,造成獨尊一己的話語權。而這獨占話語權使得其可透過各級性平會對學校性平會下指導棋,推薦冠名教材及委員,實質削弱家長於性平教育現場的參與。同時,個別性師或因自己的信念,或因單純接收性平會推薦教材,在實行每學期4小時的性平課程時,講授了家長認為不當的內容,導致家長擔憂性平教育。

 

同婚議題浮上立法檯面後,社會對性平教材的態度越來越兩極化。社民黨苗博雅反對家長參與:「性平教育家長不會教、學校不能教,那小孩子要去哪裡學?看A片學嗎?」把不同意一言堂式性平教育的家長妖魔化,並無助化解家長疑慮。對歧視同性戀者的家長,學校性平會應為他們設計教材,去除歧視,進而接受性平課程。但對主張維護家庭(親屬)傳統的家長而言,性平團體透過性平教材想顛覆主流想法,並在戰略上把他們打成反動保守派,才是雙方劍拔弩張所在。

 

為今之計,教育局應開放家長真正參與學校性平會,包括人數、議決項目及規則,且由學校性平會全權決定該校性平教材內容及教授方式,才能平和收攏雙方日益的分歧。(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701000551-2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