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更多相簿 >
首頁 > 專欄評論 > 周志杰北京講座:解構蔡英文兩岸政策
周志杰北京講座:解構蔡英文兩岸政策
2017-05-11 兩岸中心  
周志杰北京講座:解構蔡英文兩岸政策

  中評社北京5月8日電(記者 秦正陽)日前,台灣成功大學兩岸治理與華人社會研究中心主任、政治學系教授周志杰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講座,分析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及對外關係。周志杰認為,過去六十多年來,台灣不論藍綠對美國核心政策的沿革就是台灣不要被美國拋棄。蔡英文當前在“中華民國現行體制”下搞“台獨內政化”,雖然能迷惑台灣來百姓,但卻引起了大陸的警覺。未來兩岸雙方應避免出現足以弱化彼此互信、深化彼此疑慮或計劃彼此情緒的單邊作為,並分別為大陸與台灣提出五點政策建議。
 
   台灣對美核心政策沿革
 
   周志杰認為,過去六十多年來,台灣涉外政策核心是涉美政策,日本、歐盟及台灣的“邦交國”都不是重點,台灣對美國核心政策的沿革就是台灣不要被美國拋棄。台灣綠營涉外決策人士或學者大都認為美國要負責台灣安全。最著名的就是台灣前“外交部政次”高英茂所講的,“TaiwanisAmerican’sBaby(台灣是美國的嬰孩)”。
 
   周志杰表示,從台灣的角度來看,美國對台灣有兩點作用:第一,確保美國在台面上及台面下對台灣安全的保證;第二,保證台灣維持一定數量“邦交國”以證明“中華民國”的存在。而能夠確保這兩個目標的國家只有美國。因此歷任台灣政府不管國際情勢兩岸關係如何都要全心全意維護對美國國關係。在1979年以前台灣作為美國用來圍堵社會主義陣營的棋子並不需要為維護美台關係付出成本。但在1979年中美建交、台美斷交後,台灣喪失了美國給予的合法性身份,冷戰棋子作用消失。因此台灣選擇變成和美國一樣的政治體制,走西方民主道路,從反共戰略棋子變成美國主導的全球民主社群的成員。但無論如何藍綠政權都會維繫和美國關係,希望美國不拋棄台灣。
 
   亞太安全格局下 美國主導的現狀政治
 
   周志杰指出,從亞太安全格局的現狀來看,當前主要表現中美權力之間的大平衡,以及朝鮮半島、東海、台海、南海的四個小平衡,也就是大陸涉台學界所謂的“四海聯動”。過去美國掌握對整個亞太地區現狀擁的話語權,而現在中國大陸有能力與美國分享權利。其他國家只能在兩強之下實現某種程度上的現狀浮動,兩岸局勢也是一樣。2000年陳水扁執政以後試圖改變台海現狀,從“中華民國”國際人格過渡到以台灣主體意識為主的國際人格,但被中美遏制,從此劃定了不能進行法理台獨的紅線。
 
  “美國還是希望亞太地區保持敵對但和平的地緣關係。只有敵對,美國才有干預機會。但和平也是必要的,戰爭並不符合美國在亞太的利益”周志杰表示,蔡英文清楚地瞭解,即便中國大陸沒辦法在全球和美國叫板,但可以和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平起平坐,甚至有朝一日超越美國。蔡英文政策團隊也知道,台灣是大陸的核心利益,而對於美國來說,更需要中國大陸在全球議題上的配合,台灣充其量只是美國的半核心利益,是美國的戰略棋子。
 
   “台灣對於自己的身份和角色非常清楚,但關鍵在於如何做一個聰明的,可以浮動現狀的棋子”,周志杰表示,棋子要在中美之間平衡,不能只從美國利益的視角來看台灣利益,而要從兩岸共同利益的角度來看台灣利益。這正是馬政府嘗試要做的,但不管怎樣台灣作為棋子的角色,都希望背靠美國不被大陸太快吃掉,“畢竟陸漲台消實在是太快,太猛烈”。
 
   蔡英文對兩岸關係的現狀策略
 
   周志杰認為,台灣朝野精英非常清楚,過去八年能夠維持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在於,兩岸是主權宣示重疊,但治權分治分立的兩個政治實體。即便蔡英文搞“台獨內政化”,但還是面對孫中山像,手扶“中華民國憲法”宣誓的“中華民國”總統,所以只能搞一些小動作。但國民黨和民進黨差別在於,國民黨認為“中華民國在台灣(ROConTaiwan)” ,認為”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大陸。而民進黨在法理台獨的可操作性為零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將“台獨”作為選項之一。
 
   周志杰表示,蔡英文及民進黨很巧妙地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法”之下處理兩岸關係,事實上蔡英文口中的“中華民國”已經1999年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裡面的“中華民國”。這個“中華民國”只是台灣的代名詞,也就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其名稱是“中華民國”,從而引起了大陸警覺。
 
   周志杰指出,蔡英文的處理方式限縮了藍營的話語權。民進黨一直有一個簡單的三段論,就是:“中華民國”不是中國,畢竟全世界極少有人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所以“中華民國”是台灣。所以台灣不是中國。這個邏輯簡單且貼近台灣民眾生活現實。正因為蔡英文清楚看到台灣的棋子地位,看到美國管理操控亞太的平衡現狀,因此也要試圖影響兩岸現狀。雖然在中美共同制約下,法理台獨被禁絕了,但兩岸分治、分立的事實在過去八年更加深入台灣人心。台灣極少有人支持兩岸立即統一,所以就要維持現狀。即便是統派,也希望台灣能在兩岸關係中拿到更多好處,甚至回到兩岸重新定制典章制度,重新建國的路線上,“但黃金的90年代已經過去”。
 
  周志杰表示,現在台灣人很難分辨“中華民國在台灣”與“中華民國”是台灣”,但正確分辨這兩者正是兩岸維繫政治互信的基礎。“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並不符合台灣年輕人對現實的感知,而隨著太陽花學運爆發,以及國民黨的敗象,大陸也逐步緊縮“一中各表”的空間,成為“一中無各表”。導致台灣藍營在理論論述、現實認知上也不斷限縮,甚至出現國民黨內的路線之爭。
 
   蔡英文策略的初現後果
 
   周志杰認為,當前蔡英文和綠營“不獨反統”,藍營則是“不統反獨”。蔡英文只提“維持現狀”片段語境輕易滑入主流民意,成功地模糊現狀的分立分治與法理上的“一邊一國”,以前者夾帶後者,形成事實上的“一邊一國”。其後果就是兩岸“官停民通”的冷和平狀態,。英派堅持“一中不表”回避兩岸主權宣誓重叠事實,並借由不踩法理台獨紅線,來攘外而安內,在台灣內部“去中國化”,借由轉型正義來把殘存大中華主義的軍公教世代邊緣化,讓同心圓史觀的86後台灣年輕世代盡快接班。這就是蔡英文版本的維持現狀。
 
   周志杰表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政策是有賣點的,但很多人忘了維持現狀是要有最低程度的政治互信基礎為前提。背後體現台灣民意的矛盾之處。越來越多的台灣年輕人不接受”中華民國”的“一種憲法”,也不贊成大陸“一中”原則,但贊成美國的“一中”政策。因為美國“對台六項保證”中並不承認大陸政權對台灣的主權宣示。台灣民眾一方面認為兩岸關係不好的原因在蔡英文,但又不願意承認“九二共識”。
 
   周志杰指出,蔡英文是從美國界定的亞太各具來計算台灣利益,而不是從兩岸可能相對獲益來計算台灣利益。而藍營是想要在兩者之間達成平衡,蔡英文就是戴著“中華民國”帽子,讓大陸沒有開槍的理由,同時做好美國戰略棋子。所以對大陸是沒有一中原則為基礎的維持現狀,同時不挑釁,零意外。要政治梳理,但經濟互補,官停民通。對美國就是做忠誠的夥伴,鞏固不要被美國拋棄的價值和理由。所以蔡英文自認為沒有觸碰法理紅線,就是對大陸的善意,
 
  周志杰認為,與此同時蔡英文推動日台親善,和同樣抗中的安倍合作。同時提升美台關係,希望特朗普政府體諒自己。以展現即使沒有“九二共識”,兩岸關係也可以平平安安,並轉移焦點,訴諸台灣民意,將現狀改變責任丟向大陸。
 
   大陸的應對及作為
 
   周志杰分析認為,所以回到兩岸關係,會出現雙方趨向“單邊作為”的“框限”路徑。大陸方會在全世界範圍內更加鞏固“一個中國”原則,進一步否定“中華民國”的國際人格,阻擋台灣參加國際組織,降低台灣“邦交國”數目。同時對美國施壓,高度強調《八一七公報》,繼續弱化美國“對台六項保證”的地位和意涵。而台灣也更清楚藍營的不統反獨和綠營的不統反獨,台灣民意就在反獨與反統中角力,兩者的消長又受到在大陸掌握主動權的情況下,兩岸互動方式是傾向單邊作為式防堵的“框限”思路,或是以“合議協商”的善意互動為本的“共構”思路的影響。但大陸明顯採取的是前者,大陸由不得不然的苦衷,民進黨樂得只要確保台海基本和平的現狀,你要這麼去做,就是繼續讓蔡英文即便低民調也可以連任。
 
   兩岸互動穩定的出路
 
   現在兩岸關係在逆向倒退的路上走,如何解決?周志杰認為,雙方要各自深思管控單邊作為,盡可能在對方政府及民意認定敏感的議題上,避免出現足以弱化彼此互信、深化彼此疑慮或計劃彼此情緒的單邊作為,主要包括五個方面:一是涉及兩岸主權疆域定位或雙方政治定位論述的變動;二是涉及文化認同與史觀建構的異化。這是蔡英文正拼命在做的,也就是台獨的內政化;三是涉及雙方國際交往能力及國際活動參與的削弱及排擠,這是大陸已經開始在做的;四是涉及彼方治權範圍內住民權利義務之立法與措施的增強或限縮,比如卡式台胞證的推行;四是涉及彼方管轄領域內的己方作為及措施的遂行與延伸,比如航母繞台。
 
   周志杰表示,台灣執政者應有的立場,一是依現行憲法,持續維護當前兩岸互動之政治基礎與和平現狀;二是部藉由憲法增修條文,扭曲解釋兩岸治權分立並存、主權宣示重叠的事實現狀;三是不以兩國論作為制定兩岸互涉法規、教育史觀及其他內外作為的決策及話語基礎;不在涉外事務上奉行“一面倒”、“拉一打一”策略;不在教育及政治社會化進一步“去中華民族化”。但事實上這都是蔡英文正早朝相反方向做的。
 
  他認為,大陸方面應該堅持“四不一沒有”,也就是:第一在戰略上,不要將兩岸現有互動政治基礎及未來應處政治難題的主旋律,由雙方可夯實的具“共構可能性”的協商原則,轉向具有“防堵框限性”的片面宣誓作為;第二,在戰術上不要動搖對台三中一青的路線,只要分辨兩岸交流的虛實,先深化未得利群體的交往紅利分享,再廣化到各個階層;第三,在心態上,不要從積極及耐心地行銷兩岸紅利,轉變為以大陸自身的茁壯而消極地放任台灣自我弱化;第四,在參與上不要剝奪台灣青年時代在兩岸未來共構政治連結過程中參與典章設計及願景勾勒的期望及權利,而台灣青年最欠缺的就是參與感和光榮感;第五,沒有改變堅持以台灣和平作為今後兩岸互動及發展之唯一途徑的立場。
 
 
 
 
資料來源:中國評論新聞網:http://hk.crntt.com/doc/1046/7/1/0/104671002.html?coluid=266&kindid=0&docid=104671002&mdate=050800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