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更多相簿 >
首頁 > 專欄評論 > 單驥:何不立年改基本法?
單驥:何不立年改基本法?
2017-04-24 公共中心  
單驥:何不立年改基本法?


2017/4/24 下午 08:13:50 單驥
 
 
年金改革法案已正式於立法院審議,意味著年金改革已進入真刀真槍的實質法案審查。立法院內主要政黨亦無法再迴避選民的檢視,以回應社會大眾的期待。但真正的牛肉在哪裡?國人似乎還沒看到,抑或是誤把砍18趴、設樓地板標準的小菜當牛肉?
 
戰略上,民進黨高舉世代正義並拉高社會對立,務使黨版具有改革的正當性。戰術上,大砍軍公教退休所得,犧牲傳統上被認定投票意向較傾向國民黨的一群人,以換取另一群人的掌聲。然就國家長遠的發展來說,不能只做短期政治的精算,而應積極回應台灣迫在眉睫人口老化的挑戰,從而能提出一個可長可久的根本性改革方案,才是正途。就如同「王安石變法」般,它終究得面對歷史最嚴格的檢驗。
 
近日筆者與廿一世紀基金會幾位專家學者共同草擬「年金改制基本法」。於此時紛擾之際,我們希望從整合、可攜、永續及世代公平的觀點,為現今台灣的年金改革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言。
 
首先必須說明,基本法的作用就是在確立年金改革的大方向,以凝聚社會改革共識而生錨定之功,從而能落實相關改革的可行性,可作為各版本的上位法。
 
其次,在改革的大方向上,可以世界銀行建議的3層式年金為改革藍本,我們主張:在第1層基礎年金部分,不分職業類別,國民都可享有基本退休保障。同時對農保、國保、勞保、公保給付等現行制度進行整合,經整合後,凡未達法定最低生活給付標準者,則由國家以社會福利方式支應。第2層為職業年金,則依不同職業類別,由政府、勞、雇三方共同提撥至個人退休專戶內,除應付老年退休生活所需外,亦可落實可攜式及世代公平的改革理念。在職業年金的部分也有最低給付及最低利率收益的設計。第3層商業年金,建議透過諸如租稅獎勵方式,鼓勵國人及早進行退休生活財務規畫。
 
另於基本法中,強化基金監理與治理,基金操作去政治化的重要性,用以為全體國民爭取最大的基金收益。設置退休撫卹基金監理會與管理會,並賦予法定財源,以維護其獨立性。除此之外,委員任期仿照大法官制度設計,採交錯制,並嚴格限制監理會、管理會委員不得相互流用,以避免人謀不臧。除此之外,退休撫卹基金操作排除政策性目的,讓基金操作回歸專業化,並賦予基金提撥者個人選擇,給予誘因鼓勵個人參與基金投資等。
 
最後,制訂日出條款,要求相關配套法案必須2年內進行配套修法,以回應國人對年金改革殷切的期待。台灣當前須做年金改革自不待言,而上述「年金改制基本法」是一劑可長治久安的改革良方,並不苦口,何妨一試乎?
 
(作者為國立中央大學產經所教授)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70424005217-262105